极速快三 极速快三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快三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'; } else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PLTS[cur1].portletId).innerHTML=response; } } catch(e){} var regx=new RegExp(']*?>([\\s\\S]*?)<\\/scr'+'ipt\\s*>|]*?\\/>','img'); var arr; while((arr = regx.exec(response)) != null){ if(arr.length){ if(arr.length >=2){ var regx2 = new RegExp("]*?\\bsrc=\\s*('[^>]*'|\"[^>]*\"|[\\S]*)\\s*\\/?>",'im'); var srcArr=regx2.exec(arr[0]); if(srcArr!=null){ var src= srcArr[1]; if(src){ if((src.charAt(0)=='"') || (src.charAt(0)=="'")){ src=src.substr(1,src.length-2); } loadScript(src); } } else{ execJavaScript(arr[1]); } } } } } cur1++; loadps(); } } function loadScript(s){ try{ var sc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sc.type='text/javascript'; sc.language='javascript'; sc.src=s; document.body.appendChild(sc); }catch(e){} } function execJavaScript(s){ try{ var sc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sc.type='text/javascript'; sc.language='javascript'; sc.text=s; document.body.appendChild(sc); }catch(e){} } window.onload=loadps;
当前位置:极速快三  小说物语

白以修(三)

 

 李府门外。

    白以修推开李府大门。

    铺天雨幕席卷而来,白以修避无可避。

    他浑身湿透了。寒气不断钻入体内,白以修体内的真气再次暴动。

    他开始咳嗽,咳到几乎不能呼吸。他心底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,好久没有过的感觉,是绝望吗?

   

    白以修尽全力止住咳嗽,道:“出卖你的不是管家李云立,而是你儿子李石暮,对吗?”

    白以修不能示弱,因为他现在为止住咳嗽都已尽了全力——他根本动不了。他不知道现在的李玉林究竟是朋友还是敌人,他必须做最坏的打算,他要唬住李玉林,争取时间调息真气。

    李玉林突然从黑暗中冒了出来,道:“对,三家联盟走了一步好棋。”

    白以修保持着淡笑,道:“他们两人都绝不会背叛你。但可惜,李石暮太年轻了。年轻人经验少,更容易犯错,不是吗?”

    李玉林突然笑道:“看来你真的不行了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我说,你现在打不过我了。至少,你没把握打败我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故作轻松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你若还有信心击败我,你便不会这样轻松,你一定会咳嗽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寒气入体,咳嗽会让你更舒服。但你却忍住没咳嗽,大概是想让我心生忌惮,为你调息真气争取时间吧。”

    白以修猛得咳嗽几声后,苦笑道:“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笑道: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们不会是敌人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你就这么确定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如果你知道所有的事后,你也一定会相信我们绝不是敌人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用眼神示意李玉林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建议分开行动的不是李云立而是李石暮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接道:“在分开以后,李石暮又偷偷联系三家联盟的某家,李石暮先把财物给他,然后又告诉他李云立的位置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点点头,道:“他联系的是是镇东汪家。不过你有点说错了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哪一点?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所有钱财本都在李石暮手上,不过现在到我手上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到你手上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对,李石暮在离开前把钱财都交给了我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离开?”

    李玉林似乎不想多说这个话题,顾左右而言他:“在汪家行动时,李石暮也动手了。”

    “他袭击了陈力?”白以修丝毫不在意李玉林对前一个问题避而不谈。

    李玉林摇摇头,道:“他还没那么蠢,他用三个铜板收买了一个小孩,小孩用石头砸伤了陈力的眼睛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好算计,像陈力这种人,出门时一定十分谨慎。直接出手偷袭,失败的可能性很大。但没人会防备一个小孩,所以小孩袭击成功的可能性反而更大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之后,李石暮以害怕受到责骂为由,乞求李云立替他受过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接道:“而李云立又念少主年幼,不忍少主受煎熬,于是答应了。”

   

    白以修与李玉林两人相视苦笑。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我还有个问题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李石暮为什么要和汪家合作?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对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你应该知道答案的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他想解除李家的这次危机,并且他足够自信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点点头,道:“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思虑了五秒,道:“他想在你面前证明自己?”

    李玉林整个人都垮了下来,失神道:“对,他想证明自己有能力走好自己想走的路。”

    当男人想在自己深爱的人面前表现自己时,往往会缺乏理智。

 

    一道火光,冲天而起,凄厉的照亮长夜。

    “该来的,终归还是来了。”李玉林失神地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 白以修望向火光升起处,道:“荒山神庙着火了?”

    李玉林渐渐恢复了往日的从容,微微点了点头,望向着火处。

    “看见这满院的珠宝了吗?”李玉林似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 白以修早先因紧张,而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李玉林身上,听闻此话才看向四周。

    周围的环境使白以修倒吸一口凉气,又咳嗽起来。

    他看见了什么?

    一笔远比任何人想象的还要多的珠宝!

   

    李玉林扭头看着白以修道:“看见了吗?这是我送给陈力的礼物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惊道:“这么多珠宝你舍得送人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李石暮说的对,钱多也不一定是件好事。钱能使人送命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问道:“送谁的命?”

    李玉林沉默了三秒,道:“很多人,但最早走的一定是李石暮。”

    白以修脸色惨白,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 他最讨厌死人了,人一死,所有借的都要还回去,不管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,都还了回去。

    他舍不得,所以他害怕自己死。他有一颗仁心,所以他见不得别人死。除非那个人该死,可天底下该死的人毕竟是少数。

   

    李玉林惨笑,指着冲天火光,道:“虽然我没看到,但他一定死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他一定要死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他一定会死。”

    白以修咬牙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陈力一定正在赶往神庙的路上,他不得不去,因为是他召集全镇人下来的。而人一下来,上面就着了火,这不免让人多想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所以陈力需要查清此事,至少他需要一个替罪羊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而他上去时恰好会看见一具尸体。”

    白以修牙咬的更紧了,道:“李石暮的尸体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对,但他绝非被火烧死的,而是被剑杀死的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问道:“为什么李石暮会在神庙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因为他在你和他分开后就去了汪家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没在意李玉林为什么会知道他曾和李石暮在一起。

    李玉林颓然道:“火起时,便是我儿丧命时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那时陈力一定还在镇子里。”

    白以修很清楚陈力会在什么时候醒过来。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杀人的不是陈力,是汪家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杀人放火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因为他们想坐山观虎斗。不放火,陈力不会入局,不杀人,我不会入局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入局?入什么局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放火,是为了让陈力陷入危局——他必须查清事情缘由,因为他前脚召集了镇里所有人回镇子,后脚就有人放火烧了神庙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若他没召集人回镇子,便没人敢放火。这实在是巧的很,巧到让人不得不多想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而杀人是为了拖我入局,让陈力摆脱上一个危局,步入下一个局。汪家放的火一定放的很小心,基本上找不到证据,这个陈力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所以李石暮一定不是被火烧死的,因为没有纵火犯会蠢到把自己烧死。所以陈力也一定会好好利用已经死了的李石暮。毕竟死人不会说话,也不会辩解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陈力知道这样做会得罪我,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本就是死仇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所以他一定会借这件事陷害你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我也一定不会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惨然道:“看来李石暮非死不可了,他不死,三家联盟如何坐山观虎斗?”

   

    李玉林沉默了良久,道:“第二个要走的是我。”

    白以修坚决地摇头道:“有我在,你死不了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突然笑了,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正是因为我知道你会这么想,所以你才会变成落汤鸡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无语,他真的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放心,三家联盟和陈力都会死的,就是不知道谁先谁后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人总会死的。”

    李玉林咬牙道:“但我绝不会让他们好死!”

    白以修再次无语。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除了这院珠宝,我还为他们准备了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那一定是和这珠宝一样,都是要命的大礼,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没错,我的这份礼足以炸毁整个大坝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惊道:“你疯了,这会波及镇上的其他人的,他们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疯狂道:“我辛苦一生是为了什么?为了那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钱吗?不!我只是希望我的后代能好过一点,希望他们能少受点苦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猛的抓住白以修衣口,道:“可现在呢?李石暮死了!我绝后了!”

    李玉林又转而冷静下来,道:“不过你放心,大坝关系着全镇人的安危,岂会没有一点安全防备?我清楚地知道那里的警戒力量,所以我也清楚地知道我成功的可能性很小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盯着白以修,一字一句道:“我说过,我们绝不会是敌人。”

    “所以你准备把在些珠宝送给陈力,这是你的第二计划?”

    “对,陈力拿了这笔珠宝一定会帮我除了三家联盟的。”

    “你这么肯定?”

    “我了解他,我敢说,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

    正如一句老话:最了解你的,往往是你的敌人。

    李玉林冷笑道:“他瑕疵必报,这次三家联盟暗算了他,他一定会报仇的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可你和陈力不也是死仇吗?你甘心用自己一生的心血成全他?”

    李玉林又笑了,道:“成全?不,我是在害他。以前,有我和三家联盟制约着他,他不敢放纵。而他马上将会是全镇最有钱最有权的人了,谁能管他?”

    白以修苦笑道:“所以最后一定是他自己杀了自己。”

    正如另一句古话:将欲夺之,必固与之。

   

    李玉林还是走了。

    白以修独坐在院子里,望着大坝的方向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……

    后来,这个故事流传了下来,结局仿佛早已设定好了,和李玉林说的完全一样。

   

    朋友,故事我讲完了,但话还没说完。你认为我只是想说这个故事吗?不,我想说的是沟通。

    如果李玉林与李石暮能好好沟通,就不会出现父子心不合,也不会出现后面的悲剧。

    如果陈力能与镇民好好沟通,说不定大家齐心合力之下能把杀人放火者绳之以法,不至于在陈力心中再添一笔罪恶。

    如果陈力,李玉林,三家联盟能好好沟通,没什么问题解决不好,至少不至于弄的三方皆无好下场。

    朋友,请听我说,沟通是一剂良药,它能解决世上绝大多数的矛盾。

 

【小编手记】江湖再大,也不过是人与人之构成的,纷扰再多,也不过是人和人导致的。有时候,多说两句话给身边的人听,其实无妨,甚有大用。

【编辑】胡玥

【文章来源】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

极速快三 极速快三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极速快三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