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极速快三 秒速时时彩 北京快乐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75秒飞艇 秒速时时彩 '; } else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PLTS[cur1].portletId).innerHTML=response; } } catch(e){} var regx=new RegExp(']*?>([\\s\\S]*?)<\\/scr'+'ipt\\s*>|]*?\\/>','img'); var arr; while((arr = regx.exec(response)) != null){ if(arr.length){ if(arr.length >=2){ var regx2 = new RegExp("]*?\\bsrc=\\s*('[^>]*'|\"[^>]*\"|[\\S]*)\\s*\\/?>",'im'); var srcArr=regx2.exec(arr[0]); if(srcArr!=null){ var src= srcArr[1]; if(src){ if((src.charAt(0)=='"') || (src.charAt(0)=="'")){ src=src.substr(1,src.length-2); } loadScript(src); } } else{ execJavaScript(arr[1]); } } } } } cur1++; loadps(); } } function loadScript(s){ try{ var sc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sc.type='text/javascript'; sc.language='javascript'; sc.src=s; document.body.appendChild(sc); }catch(e){} } function execJavaScript(s){ try{ var sc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sc.type='text/javascript'; sc.language='javascript'; sc.text=s; document.body.appendChild(sc); }catch(e){} } window.onload=loadps;
当前位置:极速快三  小说物语

白以修(二)

        龙府内。

    这夜花满月圆。

    月光似流水般泄出,轻抚过花面。

    月是美月,花是香花,刀是杀人刀!

    烛火摇动。

    这月已经足够明,却照不亮这柄刀。唯有极靠近刀的烛火将刀身微微映红。

   

    李玉林抚摸着那柄黑刀,眼神深邃似海,没有杀气,没有杀意。

    李石暮和李云立已经回府,两人均带轻伤,钱财尽失。

    那笔钱足够任何一家人滋滋润润的过完一生。但它却被人劫去了。

    这足以使天下最软蛋的懦夫与人拼命。

    但李玉林只拿出了刀,再无动静。

   

    李玉林看着门外,冷声道:“你都知道了吧?

    白以修提着酒,从门外走了进来,道:“知道了一点点,但绝没有你知道的多。”

    李玉林道:“有位故人迫不及待地想走,这刀想去送一送他,送他离开这人间。”

    白以修点点头道:“但持刀的人却不想去。”

    李玉林面带嘲讽,道:“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谁不知道‘儒圣’白以修平生最恨的便是杀人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沉默了三秒,道:“坏人应杀,但要有证据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眼角一跳,惊道:“若有证据,你不阻我杀陈力?”

    白以修淡淡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猛的起身,道:“劫匪在抢劫时,右眼被我儿所伤,我们去陈力家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 白以修微笑地摇头。

    哪怕陈力右眼真受了伤,这也根本算不上证据。

   

    见白以修摇头,李玉林一怔,但又立刻反应过来,满脸苦笑。

    白以修扭头看向门外,道:“今夜风光正好,可能不适合杀人。”

    李玉林盯着白以修,紧握刀柄,不说话。

    一阵寒风吹过,白以修紧了紧衣领,又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    李玉林握刀的手,青筋暴起。

    天地间,闪过一道黑芒。

    他猛的挥刀,劈向白以修。

    而白以修咳得直不起腰,根本无力抵挡。

   

    “波!”

    有样东西已被击碎,鲜红的液体流了一地。

    碎的却不是白以修的头,而是酒坛子,流出来的也不是血,是酒。

    白以修仍咳嗽着,李玉林也仍持着刀,不过本应落在白以修头顶的刀却横于李玉林的脖颈上。

    一个人咳得撕心裂肺,一个人拿刀比着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 这很诡异。

    

    良久,白以修终于止住了咳嗽,他看着动也不敢动的李玉林,微笑道:“我们现在可以好好地谈谈了吗?”

    同时,白以修示意李玉林放下刀。

    闻言,李玉林机械式的放下了刀,双目失神,不言不语。

    又过了许久,李玉林深吸一口气,恢复了往日的神采。

    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他们分开行动了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他们?李石暮和李云立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没错。离开之前我多次强调不能分开活动的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所以你在怀疑他们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我只怀疑李云立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问道:“因为李石暮是你儿子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不,因为是李云立提出的分开行动。他还不听李石暮的劝告,一意孤行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你怀疑他私通陈力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不,他绝不可能私通陈力,不然他绝不会暴露陈力。我怀疑他被三家联盟的某一家收买了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也可能是陈力知道你会这么想,所以才故意暴露,企图把三家联盟拉下水。”

    李玉林断然道:“绝不可能!我相信我的判断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没再多言,示意李玉林继续说下去。

 

    ……

 

    明月光如霜。

    微波粼粼的湖面折射着银芒。

    天地间总有一股寒气,迫的白以修不敢在外多呆。

    但他又不得不呆在外面。

    起初,只因防人之心不可无,他才不相信李玉林。

    现如今,他已大致知道李玉林是个什么人了。所以白以修更不相信他。

    李石暮和李云立是李玉林最亲近的人,但李玉林却不相信他们。

    一个不信任任何人的人也不值得被人信任。

    ——正如苏东坡与佛印论屎。佛印心中有佛,看万物都是佛。苏东坡心中有屎,所以看别人也就都是一坨屎。

    ——骗子骗多了人,他比谁都清楚被骗后的痛苦,所以自然也会时刻防备别人骗他,从而不信任任何人。

    ——一个正骗人的人会轻易地怀疑别人,哪怕那个人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人。

   

    李石暮背靠着假山,双眼无神,望着远方。

    他大口灌着酒,丝毫不顾酒水大把的洒出,浸湿了衣口。

    白以修轻咳两声,从假山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 李石暮仍自顾自的喝着酒。

    白以修轻声道:“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 李石暮抬手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酒,看也不看白以修,不耐烦地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 白以修丝毫不在意自己被冒犯,仍微笑着,道:“你在为丢了钱财而自责?”

    “哼!”李石暮冷哼一声,手上的酒坛应声而碎。他又忽然大笑。他虽在笑,脸上却是掩不住的落寞。

    三十四息后,李石暮蓦地止住了笑,看也不看白以修,起身便走。

    可白以修比他更快!

    李石暮一转身便看见白以修那仍噙着淡笑的脸。

    李石暮微微抬头,鼻孔对着白以修,双眼微眯,浑身杀意。

    他已准备好一拳轰爆白以修的头!

    白以修却仿佛感受不到杀气,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 李石暮眼神轻蔑,道:“我笑所谓的‘儒圣’白以修也不过是个俗人。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俗人?”

    李石暮道:“对,俗人。你真以为我在为丢了那笔钱而自责?”

    李石暮突然变的激动,大声道:“钱,钱,钱!你和那老头一样,眼中除了钱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 白以修道:“那老头?你是说李玉林?”

    李玉林道:“是啊,除了他还有谁?”

    李石暮有些醉了,道:“他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呵,从来没有。说什么民主,说什么所有事都让我自己选择,可他做到了吗?”

    李石暮猛的一拳打在假山上。

    “是,他是什么事都要先问我再决定,可我说的话有用吗?”

    “没用!一点用都没有!只要我说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,他就会用百般说辞企图说服我。”

    “我能怎么办?忤逆他吗?”

     李石暮又一拳打在假山上,双眼通红,盯着白以修。

    他整个人又软了下来,低头道:“他老了,心脏又不好,还每天为我劳心费力,不怕折寿吗?”

    “我已经长大了,我想要我自己的生活,我也希望他能好好的过个晚年……”

    “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钱很重要吗?我们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不好吗?”

    明月光如霜,他抬头,泪已成行。

   

    ……

   

    夜已深。

    白以修看着眼前的那扇门,他决定做一件自己不喜欢做的事。

    在来这里之前,白以修已经充分打听了李云立。

    白以修只得出了一个结论:李云立绝不会背叛李玉林。

    但李玉林却怀疑李云立背叛了他。

    白以修总感觉那里不对,但他也说不上那里不对。不过这已不重要,一切都将在白以修进门后揭晓。

   

    白以修推开了门。屋内的两个人仿佛早就知道了白以修会来,丝毫不惊讶。

    白以修直接道:“交出你们劫走的钱物,否则,死。”

    白以修不愿在自己不喜欢的事上多浪费时间,所以他直接的要命。

    陈力苦笑道:“这次真不是我们动的手。”

    白以修没说话,闪电般地出手。

    陈力直挺挺的倒下了,没了呼吸,停了心跳。

    白以修扭头对另一人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也不想知道。我只知道你和陈力关系很密切,你也绝对知道那笔钱在哪里。”

    能在这么晚还呆在一起密谋事情的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不简单。

    白以修接着道:“交出你们劫走的财物,否则,死。”

    那人苦笑,道:“你找错人了,那笔钱不在我们手上。”

    白以修一步步逼近,问道:“不在你们手上在谁手上?”

    那人急道:“这我怎么知道?可能在三家联盟的某一家,也可能是在某个途径此处的劫匪手上。”

    这时,白以修已经走到了那人面前,寒声道:“你交不出来?所以你选择死,对吧?”

    白以修右手食指中指并拢,指着那人的眉心。

    没等那人回答,白以修继续道:“我会放慢出手速度,你有十息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 白以修出手了,说是十息便是十息,一息不多也一息不少。十息后,那人也倒下了。

    白以修没下死手,只是让两人假死过去了。

   

    白以修相信,人在面对死亡时不会撒谎,所以他选择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。虽然他讨厌这种方式。

    对于整件事,白以修心里已有了个猜想,他现在要赶回李府,验证自己的猜想。

 

 

【小编手记】常言道,人在江湖身不由自,是是非非做不了主,可洪流之中仍有持原则,明大义之人坚守,才让江湖之中依村痴念。

【编辑】胡玥

【文章来源】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

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极速快三 秒速时时彩 北京快乐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75秒飞艇 秒速时时彩